治疗孩子的“情绪低潮病”

  孩子一发愁,家长跟着愁,甚至,家长比孩子焦虑得还厉害,这是最不可取的。要培养孩子的乐观情绪,家长先要把自己打捞出情绪深渊,孩子的气质与行为方式,说到底受家长的影响很大——  “病例”:换了幼儿园,孩子变沉闷  小珏最早上的是妈妈单位的子弟幼儿园,那里的老师对孩子们照顾得无微不至,俨然全天候保姆,小朋友之间一闹矛盾,老师就会迅速介入,安慰受委屈的一方。  小珏满了岁,小珏妈考虑到子弟幼儿园没有开英语课和微机课,就将小珏转入一所名声响亮的实验幼儿园。小珏就像只孤独的小鸭放入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中间。做游戏分组时,老师让小朋友“自己找伙伴配对”,小珏跟大家都不熟,经常落单。  小珏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竟买了一大包巧克力“贿赂”小珏班上能力最强的小朋友,恳求她们带小珏玩,又当着小珏的面送礼物给老师,说自己的女儿“越大越沉闷”,“茶壶里煮饺子,肚子有货倒不出”,希望老师多给小珏表现机会,多关照小珏。老师笑着谢绝了,说:“小珏转园过来总要有个适应期,你不要一着急就给孩子贴标签,说她笨啊、内向啊,这对孩子不好。”礼没有送成,小珏和妈妈的情绪都很低落,两人默不作声走了一路,小珏突然问妈妈:“小朋友不和我玩,老师也不愿意照顾我,我想回以前的幼儿园去,我做了好几次梦,都是我又回以前的幼儿园了,老师抱着我亲了又亲……”妈妈一说“这是不可能的”,小珏就眼泪汪汪。  诊脉:孩子从一个被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环境来到必须独立选择,以交往能力换得被承认感的环境里,有点不知所措是自然的,这种适应环境的能力也是孩子必要具备的。小珏妈的错误就在于怜女心切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小珏缩短这一过程。她“贿赂”小珏的老师和同学,就是希望小珏所处的环境,能向小珏习惯的生活靠拢,这种做法一是暗示了小珏的“弱者地位”,二是暴露了小珏妈内心的紧张、焦虑和气馁。妈妈也在怀疑小珏的能力不足以让她融入新集体,岁的小珏怎能不更气馁?难怪老师“拒礼”的行为会被她误解成“老师也不愿帮助我”呢。  药方:首先,小珏妈应该对小珏在新环境中所受的挫折淡然处之,可以为她出出主意:“没有人找你配对玩,你能不能勇敢地要求加入你看中的那个小组?”“你能不能自己来当小组长,召集乐意跟你玩的人?”但一定不要表现出对此事过分的关注和忧虑,更不能语气严重地说:“居然没有人肯跟你结对子,这我得找你们老师谈谈。”  其次,妈妈应改变每天的问询方式,比如,别再每天忧心忡忡地问:“今天幼儿园有没人欺负你?有什么坏消息吗?”可以这样问:“今天你交到新朋友了吗?有什么有趣的事可以告诉妈妈?”前一种问法让孩子进一步留心到新环境的糟糕之处,而后一种问法却让孩子触摸到一步步融入新集体的希望,这对孩子度过情绪低潮期是有益的。